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做无痛人流到底多少钱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19:16:3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做无痛人流到底多少钱,北仑做无痛人流术,宁波华美妇科医院无痛人流,余姚哪个医院治疗妇科最好,余姚妇科好的医院,余姚在哪家做妇科人流好,北仑哪家医院打胎比较好

出了售楼处,兰青心潮起伏,很明显陈斌还是很在意她的。有那么一瞬间,她都要鼓起勇气和他说她的不如意,她的愧疚和她的后悔,她想知道,如果重来,他还会不会给她机会?

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陈斌的电话响了,他接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虽然压低了一些声调,兰青还是听得很清楚,"嗯,已经看好了。特意请了熟人一起帮忙看的,你一定会喜欢的!"温声软语,一如当年对她的深情!



>>>人人都有故事

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778个作品

作者:微 雨

在外人的眼中,兰青无疑是幸福的,在单位里的外来户为了扎根这座城市拼死拼活想奋斗出属于自己的一套房一个家时,她就不用那么辛苦。她的老公沈小伟是本市人,在城中心的中档小区有拆迁分得的一套复式楼,公公婆婆又都有退休金,只等着兰青生下个一儿半女的就全都完美了。

可事实就像那句老话说得,婚姻就像鞋子,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结婚这些年,沈小伟碰她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对沈小伟来说就像个隐形人一般。

这天晚上兰青加班,回来已经七点多了,家里依旧冷锅冷灶,沈小伟在书房里忘我地打着游戏,如往常一样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还有一个妻子。兰青看到电脑旁边放着两个外卖的盒子,显然他自己已经叫餐吃了,一股凉意和一腔怒火同时涌上心头,兰青伸出手用力地一把扯掉电源,显示屏一下子暗了下来,沈小伟霍地一下起身双眼冒火地盯着兰青,兰青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她甚至渴望他能和她痛痛快快地吵一架。可惜沈小伟只是低低地骂了她一句"疯子"就转身离开家。

兰青的身子软软地倒在沙发,哭得全身颤抖。沈小伟,他连和她吵一架都不愿意!她想起之前和陈斌恋爱的日子,那时候陈斌是把她当公主一样宠爱的。陈斌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每个月都要把一半的工资拿出来寄回去,可就是舍得为兰青花钱。即使只是吃一碗牛肉面,他也会吩咐师傅多给兰青加一份牛肉,自己吃的却是白面。他用着老款的vivo却用几个月的加班费不声不响地给兰青买了最新款的iPhone。兰青不解地问他为什么对自己那么节省,他刮着她的鼻子说,"傻瓜,我要存钱买房娶你啊!"

兰青听完就甜甜地笑。她并不懂对于工薪阶层来说买房是个怎样的艰辛,只是单纯简单地相信。不信的是兰青的妈,她拉着兰青的手语重心长,"你这傻姑娘,现在房价这么高光靠陈斌那样省猴年马月才能买得起房?你看咱家这么多年,赚的钱就刚够生活,连个买房的念头都不敢有!"妈妈的一番话说得兰青心烦意乱,她环顾一下自己的家,虽然有些旧好歹还在老城区,如果陈斌买不起房,难道要回他那破旧的农村结婚吗?

念头一起,兰青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妈妈安排的相亲。相亲的地点就在沈小伟的家里,一套南北东三面采光的复式楼,落地的玻璃窗,宽大的阳台,午后的阳光洒下一屋子的明媚,兰青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抿了一口沈妈妈泡的咖啡,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尽管自始至终沈小伟只是刚进门时看了她一眼,兰青还是答应了这桩婚事,她渴望成为这房子女主人的欲望超过了一切!

和陈斌摊牌的时候,他一脸难以置信,流着泪痛苦地质问兰青,难道他连一套房子都不如吗?兰青虽然也难过,可一想起两个人连一处容身之地都没有还是决绝地点了点头,陈斌攥着拳头,紧咬着下唇,哀怨地看了她许久,转身离开了。过了不久,兰青听说他辞职离开了这座城市。

来不及黯然神伤,沈家已经安排好了结婚的日程,兰青就这样嫁给了沈小伟。结婚不久兰青就隐隐觉得沈小伟对他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鄙夷,后来她才知道沈小伟有一个恋爱了三年的前女友也是攀了更高的枝才甩了沈小伟的。兰青长叹不已,原来人性都是不满足的,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在兰青眼中觉得已经很好的条件在沈小伟的前女友那里依旧不够,相同的是她们都用自己做跳板选择了自己认为更好的。在沈小伟的眼里,她兰青就和他前女友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拜金女,这样的她他怎么可能喜欢?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答应娶我?"兰青哭着问他。

"世上的女人都这样,既然总要娶一个,娶谁不都一样!"沈小伟的回答简洁明了。

绝望的时候兰青不是没有想过离婚,但沈家说离婚只能净身出户,兰青不甘心,日子就这样无味地拖着。

一天快下班时,兰青收到一条信息"方便的话今晚七点,我在汉庭路的面馆等你"她的心一下子跳动不已,号码是陌生的,汉庭路的面馆她却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她和陈斌去过无数次的地方,陈斌,他回来了!

这些年兰青无数次遐想如果当初她嫁给陈斌,会过着怎样的日子?尽管她对他心有愧疚,可她还是想去看一看陈斌。下班时,兰青特意补了一下妆。到了面馆,兰青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陈斌,几年不见他变得更气宇轩昂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得体大方,比之前更成熟有范。

他照例叫了两碗面,一碗双份牛肉,一碗白面。兰青的眼眶里瞬间起了云雾。两个人淡淡地吃着面,偶尔问一两句不咸不淡的近况,都刻意回避着感情的话题。离开时,陈斌突然开口问她周末有没有空,想请她帮忙一起去看一下房子,他想买一套留着做婚房。

兰青的心里哗哗掠过一小阵欢喜,刚才她忍着没有问他结婚了没有,现在知道他还是单身。随即又有些失落,想不到才几年,陈斌已经达到能买房的实力了。她装着淡淡地问,你想要哪个地段的房子?陈斌说,"这几年城市变化挺大的,你熟悉,我听你的意向。"

周末的时候,兰青带着陈斌来到滨江的花园小区,这里依山伴江,闹中取静是这个城市近几年的楼盘新宠,当然单价也不菲,她多少有些刺探陈斌的意思。没想到,陈斌对价格并没有过多的介意,售楼小姐拿着房书指着其中的一套讨好地对他们说,"这一套临江的高层可以看到整个江景,用来做两位的婚房再合适不过了!"兰青有些尴尬,她想解释陈斌却一脸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你觉得呢?"她微红着脸说,"我觉得还不错!"只一句,陈斌就当即签了意向书,下了定金。

出了售楼处,兰青心潮起伏,很明显陈斌还是很在意她的。有那么一瞬间,她都要鼓起勇气和他说她的不如意,她的愧疚和她的后悔,她想知道,如果重来,他还会不会给她机会?

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开口,陈斌的电话响了,他接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虽然压低了一些声调,兰青还是听得很清楚,"嗯,已经看好了。特意请了熟人一起帮忙看的,你一定会喜欢的!"温声软语,一如当年对她的深情!

兰青仿佛被泼了一身的冷水,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她努力稳了稳身躯,对陈斌说自己还有些事,要先走了。之后不等陈斌说话,转身匆匆地拦了一辆车。

兰青坐在车上,泪流满面,她颤抖着身子哭得不能自已,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没有问出口,还好,还好,还能剩下最后一丝颜面。

兰青请师傅在街角停下车,她下了车并没有马上回家,她沿着街头走了整整一下午,天色将晚时,她终于擦干了眼泪做出了一个决定,她要回去和沈小伟离婚,她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未来的日子里在面对爱情时可以不用做房子的傀儡,只需听从自己的内心,或许这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比现在这样要好!

想到这儿,她伸手裹紧了风衣,勇敢地挺进璀璨的夜色中......

责编:笑笑

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阅读更多故事,请关注有故事的人,ID:ifengstory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人人都有故事

有|故|事|的|人

投稿邮箱:istory2016@163.com

合作邮箱:story@ifeng.com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慈溪哪个医院可做无痛人流